您现在的位置:那花园花卉网 > 花艺天地 > 插花花艺 >

袁宏道·《瓶史》:花目

来源:那花园
】 2014-04-11 12:11
[摘要]该书从鉴赏角度论述了花瓶、瓶花及其插法。上卷为瓶花之宜、之忌、之法;下卷分花目、品第、器具、择水、宜称、屏俗、花崇、洗沐、使令、好事、请赏、监戒等。

  花目①

  燕京天气严寒,南中名花多不至。即有至者,率为巨珰大畹②所有,儒生寒士无因得发其幕上,不得不取其近而易致者。夫取花如取友,山林奇逸之士,族迷于鹿豕③,身蔽于丰草,吾虽欲友之而不可得。是故通邑大都之间,时流所共标共目,而指为隽士④者,吾亦欲友之,取其近而易致也。余于诸花取其近而易致者:入春为梅,为海棠;夏为牡丹,为芍药,为石榴;秋为木樨⑤,为莲、菊;冬为蜡梅。一室之内,荀香⑥何粉⑦,迭为宾客。取之虽近,终不敢滥及凡卉,就使乏花,宁贮竹柏数枝以充之。“虽无老成人,尚有典刑。”⑧岂可使市井庸儿,溷⑨入贤社,贻皇甫氏充隐之嗤⑩哉?

  【注释】

  1、花目:指花卉的名称。

  2、巨珰大畹:珰,宦官的代称;畹,古代地积单位。指大宦官和有钱的官绅一类人。

  3、鹿豕:指山野无知之物。

  4、隽士:隽,通“俊”。即俊秀之人。

  5、木樨:即桂花。

  6、荀香:相传汉代人荀彧曾得异香,至人家坐,三日香气不绝,因其做过尚书令,故又有“令公香”之称。后用以指风雅人士的风采。

  7、何粉:三国时魏国的玄学家何晏,少即以才秀知名,好老庄之言,与夏侯玄、王弼等人倡导玄学,竞事清淡,开一时风气。因面白而姿仪甚美,人称“傅粉何郎”。魏明帝也怀疑他傅了粉,暑天叫他吃汤饼,热得满头大汗,何晏以袖擦汗,脸色越发皎白。典出《三国志?魏志?诸夏侯曹氏传》和《世说新语?容止》。

  8、典刑:刑,同“型”。指旧法、常规。《诗?大雅?荡》:“虽无老成人,尚有典刑。”是说尽管没有像伊尹这样阅历广、世事练达的老臣,但是还有遗留下来的规范可以遵循。

  9、溷:同“浑”。

  10、皇甫氏充隐:据《晋书?桓玄传》,桓玄因为历代都有隐居不仕的高士,惟独自己这一朝没有。于是征召皇甫谧的六世孙皇甫希之为著作,“并给其资用,皆令让而不受,号曰高士。时人名为充隐。”

  【译文】

  北京一带气候寒冷,南方的名贵花木移栽到这里,多半不能成活。即使还有少量的南国花卉,也都是被那些高官巨贾、大太监们所据有,一介儒生寒士,无法获得这样的名花,也培育不了它们,只好退而就近寻找容易得到的花木。

  得到一种花木,与结交一位朋友有异曲同工之处,那些隐逸山林的高士,遁迹于山野之中,与鹿豕、丰草为伍,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想与他们交朋友,也是不可能做到的。因此,我们可能结交的朋友,就是那些生活在城市、所有人都认同而视为俊才的一类人,我们也乐于和他们交往,毕竟距离近,而且有可能结识。

  循着交友的规则,我养过的花木,春天有梅和海棠,夏天有牡丹、芍药、石榴,秋天而是木樨、莲花、菊花,冬天是蜡梅。于是乎,在一室之内,那些有着荀令般香气、何晏般清雅的花卉,先后登场,与时更易,成为我的入幕嘉宾。需要指出的是,这些花卉虽然是容易得到的,但是我决不肯降低标准,疏于检择,使凡花俗卉能侧身其中。如果没有合适的花木品种,宁可用几枝竹枝或柏枝替代。古话说得好,“虽然没有了阅历丰富、值得称道的老臣,但是毕竟有规范可以遵循。”怎么能让那些市井庸人混入贤德之人聚集的场所,让人嗤笑自己是一个伪造隐士的人呢?

  相关阅读:

  插花专著:袁宏道《瓶史》

  插花专著:袁宏道和他的《瓶史》

  ================关于那花园================

  “那花园nahuayuan.com“是一个分享植物知识花卉图片及名称大全养花知识园艺设计以及插花艺术的网站。

  【那花园 欢迎各位花友投稿 投稿邮箱:1508397361@qq.com】